【凯源/现实】《致吾友》

1.

前几天和他去挑吉他,天气很热。他看到我汗流浃背的样子,嘲笑我是根冰棍,晒晒就化。我回他一句,那你就是油柏路,晒晒就又油又臭。他找不到词汇来反驳我,就一个人走在前面,不理我。

多大啦。

嘴上这么说着,我还是去买了根冰棍,在他故作嫌弃的目光里送到他手上。

我们一路走到乐器店前,我说我不懂这些啊,就拍拍他的肩,转头跑向门外的一家馄饨店里,一边吃馄饨一边等他。

他嘴里还叼着冰棍,看上去实在是太不专业了。

2.

我不敢胖,我还想再多吃几年青春饭。

他不知道啊,以为我怎么吃都吃不胖,每天皱着眉头,把一堆堆的零食往我怀里塞,别扭地叮嘱我要把它们吃完。

我笑着说好,咽咽口水又把它们送了...

《谁杀死了知更鸟》短篇悬疑

The Dream.


张城与最近一直在重复同样一个梦境。


在梦里,有一只巨大的、黄绿色的、全身都在分泌粘液的恶心虫子在追着他,他一直跑啊跑,跑到了一个悬崖边,噗通就跳了下去。可那只虫子穷追不舍,硬是跟着他跳了下来。所以他每晚都惊醒于那只虫子把他压死的时候。


张城与抹了抹头上的汗,压紧被角,又是一个不眠夜。


这样的折磨让他苦不堪言,连吃饭都没劲了,更别说是上学。学校的老师向他的爸妈反映了这个情况,张城与只好苦着脸跟他们说了实话。但药也吃过了,心理辅导也做过了,就是没有见效。


林然在张城与请长假的第二天搬来了...

© 春梦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