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架空】《控梦师》

1、


王俊凯的梦境出现在凌晨一点三十五分,结束于凌晨三点二十六分,表梦境正常,里梦境拒绝进入,思维活跃程度评级c,距离苏醒还有65-68天。


“他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么?”


“不,实际上好多了。”


“那为什么……”


王源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摘下度数不高的眼睛,揉了揉太阳穴,“他的思维活跃程度在不断提高,但里梦境却一直拒绝进入。不过不用担心,等到他的思维活跃度再高一些,里梦境就会开启,到时他自然就会醒来了。”


男人闻言,松了一口气,“谢谢医师,您先去休息吧。”


王源却没有听...

【凯源/架空】《渝州记事》

1、


民国四年,大雪封城。


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小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贪嘴的小孩儿得了闲钱,立马买了串自己垂涎已久的糖葫芦,炫耀似的在小伙伴们面前慢慢嘬着。路旁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红,红灯笼,红对联,红鞭炮,就连当家女主人身上的袄子也是喜庆的艳红,硬是让素白的冬染上了春天的色彩。


“诶,我刚刚听说啊……”开面馆的刘老婆子往四周看了看,见没什么外人,悄声对她家媳妇儿说道,“川军总司令王大帅被指婚啦!”


“您哪儿听来的碎嘴话。”刘家媳妇虽是用着敬语,眉眼间却净是不相信的神色,“王大帅是何等人物,那可是鞑靼见了也要吓破胆的阎王爷,谁敢...

【凯源/架空】《同行》

1.

我们的车队进入土耳其时,天已经很暗了。路边匆匆走过带着黑色头巾的女人,看样子是逊尼派教徒,但我们车轮碾压过的地方却是阿拉维族的居住地。

“这里安全吗?”浓眉大眼的混血迈尔斯·乔问司机。

司机抽了一口大烟,烟圈氤氲,像是升腾的战火,“安全,安全。”

事实上车上没有人相信司机的话,在他眼里,只要是他拉客人的地方就都是“安全”的。迈尔斯也未必问的真心实意,他多半只是想打破这该死的尴尬。

我们很快到了口岸,过了口岸就是我们的第一个落脚点,有人已经要提前下车了。

车队是东拼西凑的,和我同车的是迈尔斯、以及两个中国男人。我在中俄边境长大,生我的是俄罗斯人,养我的却是华夏人,...

【凯源/架空】《尘埃星球》

你们要相信,总有一个世界是因你们而存在的。

 

1、

 

去他妈的使命。

 

石教授走过长廊,曲折的过道像是杂食动物的肠道一样让他恶心。他的目光已经看到过道尽头的那个办公室,里面坐着几匹狼。

 

如果不是他们,自己现在应该在法国女郎怀里喝着红酒,而不是在实验室里盯着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的数据揉脑袋。

 

“是我。”打开门,“老伙计们,又有什么操蛋的任务了?”

 

办公室里摆放着一个圆形会议桌,坐在椅子上的众人已经习惯了石教授的粗鲁,连眉毛都不挑一下。

 

一个光头开口了,“把你叫回来是因为确实出了大...

【凯源/现实】《岁月录》

1、

“上节课我们讲到消费者的主观能动对市场造成的影响,这节课我们来看看几个实例。先来回答一个上节课有人问我的问题,他问,到底是市场引导消费者,还是消费者决定市场?嘿,这问题不就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吗,”老教授被自认为幽默的比喻逗乐了,嘿嘿笑着,“答案就是——它们相互影响,相互牵制,又相互依存。”

后排传来几声不屑的嗤笑,“初中二年级政治书上的老玩意儿。”

老教授也不恼,依旧和善地笑着,像樽佛,“这东西呢,说道理大家都懂,但至于在它们怎么影响,怎么依存,还是要找实例来看看。我老咯,想找一点年轻人会明白的例子跟你们说说。”

PPT的翻页效果很简陋,显然老教授并不谙此道。替代了“张教授经...

【凯源/推理】《反杀》

我最近看上了一个人。具体点,是一个男人。

 

哦,当然,我也是个男人。

 

但是在这里我要强调,我不是那种热衷于一见钟情的人,事实上,我的恋爱经历少的可怜。这也导致了我的固执,我费劲千辛万苦找到的、合适我的恋爱对象,即使他似乎有了另一半,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弃。

 

我是怎么知道他的?

 

在这里我先要形容一下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情景。

 

他穿着浅蓝色T恤,黑色七分裤,白色鸭舌帽,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手上的表相当值钱——哦我没有任何贪图钱财的想法,我只是认为他穿这一身真的迷人极了。他进了一家快递店,五分钟后又从快递店走了出来。...

【凯源/架空】《覆水难收》

总裁X黑客,灵感来自@老王家的源妹

 

1、

 

“如果你是他的忠实拥趸,我想我还会庆幸一些。”Gary将头埋在柔软的沙发里,以一种前屈式体位控诉着在他身旁正在玩游戏的王源。

 

“嗯。”王源手下的机械键盘发出有规律的敲击声。他的目光胶着在电脑屏幕上,显然没有认真听Gary的话。

 

“所以呢?我们俩就这样接了两个完全对立的单子?”

 

“嗯。”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喂王源,”他终于发现了王源的心不在焉,“我说,我们就要决一死战了OK?不是闹着玩的OK?”

 

“嗯……”王源皱着眉看...

【凯源/现实】《致吾友》

1.

前几天和他去挑吉他,天气很热。他看到我汗流浃背的样子,嘲笑我是根冰棍,晒晒就化。我回他一句,那你就是油柏路,晒晒就又油又臭。他找不到词汇来反驳我,就一个人走在前面,不理我。

多大啦。

嘴上这么说着,我还是去买了根冰棍,在他故作嫌弃的目光里送到他手上。

我们一路走到乐器店前,我说我不懂这些啊,就拍拍他的肩,转头跑向门外的一家馄饨店里,一边吃馄饨一边等他。

他嘴里还叼着冰棍,看上去实在是太不专业了。

2.

我不敢胖,我还想再多吃几年青春饭。

他不知道啊,以为我怎么吃都吃不胖,每天皱着眉头,把一堆堆的零食往我怀里塞,别扭地叮嘱我要把它们吃完。

我笑着说好,咽咽口水又把它们送了...

【凯源/欢脱】《别拿网警不当警察》

【 @凯苏苏w 迟来非常久的Happy Birthday……顶锅盖逃走】

1、


王源觉得他要栽了。


他深吸一口气,用手拍拍自己的脸,努力使自己清醒一点。然后他咽了一口唾沫,将自己的右手放在鼠标上面,点了下去。


“该页面已被删除。”


日了狗了。


“究竟是谁!是哪个丧尽天良的王八蛋!”空旷的寝室内响起王源的怒吼,三分愤怒三分心虚还有四分气急败坏。


“大源你搞什么鬼?整栋楼都被你震的三颤。”刘志宏一边掏着耳屎一边走出房门,“又被举报了?”


“刘志宏……”...

【凯源/现实】《完美暴君》

【都是我的脑洞】


王源把书包拎了起来,对身后的人勾勾手道:“上来。”


刘志宏咽了口唾沫,眼神遮遮掩掩,“这样不好吧,我……我今晚还得……”


“你他妈废话怎么这么多。”


王源把刘志宏拽到了身边,“别搞的像老子要强奸你一样。”说罢,他发觉刘志宏还有顶嘴的意图,瞪了他一眼。


刘志宏沉默了片刻,下定了决心,咬咬牙道:“大源,我们今晚真的不能干这事儿,缺德。”


“你抄我答案的时候就不缺德,你找我借钱的时候就不缺德。对,就我缺德。”


“那不一样!...

1 / 2

© 春梦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