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犹在镜中》六-火拼

《犹在镜中》6-火拼

一、

    “你们谁知道俱乐部的地形图?”我突然想起这个问题,立即问他们。

 

千玺和宇寻都向我点点头,王俊凯也是一副了然的样子。王俊凯我知道,大概是从他的房间里知道了什么信息,但千玺此次的行动我却一无所知,包括——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俱乐部的?虽说我永远不会怀疑他,但这次我真的感到很好奇。

 

像是看到了我眼中的困惑,千玺突然停了下来,对我们说,“刚刚被二文一提醒,我有了一个新的主意。可能会比较冒险,但如果成功了,就会是完全的胜利。”

 

“现在在现场的各位,大概都知道了我的计划——二文你别看我。我在王俊凯的电脑里,发现了他十年前留下的资料,那是一份,完整的Finger俱乐部详解。我想在他自己的房间里,他肯定也有发现这方面的东西。”说完,千玺望向王俊凯。

 

“确实,”王俊凯点点头,“我有这样的感觉,当初的我不可能只给我留下几句话就逃出这里,我在失去记忆之前,肯定会留下他们的把柄——而这,很可能就是他们现在找到我的理由。我也曾经发现过我电脑里的那个程序,但输入的时间一直达不到要求。我知道那是我自己用来保护什么东西的,当然,那时候我肯定没想到什么俱乐部之类的。只是没想到,被你给打开了。”

 

千玺像是很赞许王俊凯的敏感,“确实是这样,但并不止于此。这可以说是机缘巧合吧,你还需要一把钥匙来唤起你的记忆——而里面有什么东西,现在没有人知道。我所知道的只是你留下的那一部分,并且……”千玺顿了顿,“这把钥匙,是Z帮你保存下来的。”

 

我们面面相觑。刚刚王俊凯已经对我们讲了他的发现,我们自然都明白了“Z”是这个俱乐部的一员。王俊凯在提示中讲到要找到Z,千玺也说这个Z帮助王俊凯保存了他记忆的钥匙,现在看来,不管这个Z是何许人也,他对我们应该没有威胁。

 

“所以现在,”千玺话锋一转,“我们需要分成两个队伍,一方面正面迎敌,一方面帮助王俊凯恢复他的记忆!”

 

我们都明白了千玺说这个计划有风险的意思了。如果我们现在分散出力量,那么在正面战场的人就会承受更大的压力,另一方面,如果帮助王俊凯小分队成功了,他记起了可以打败这个俱乐部的方法,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但如果他的记忆里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那么这就是白费功夫。

 

对于第二点,我们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王俊凯不可能没有对付对方的方法,但对于第一点的战力分散,我们却出现了分歧。

 

第一个表态的是卫煜——这让我很惊讶,他一直最沉默的人,完全看不出来在王俊凯口中那个不靠谱的样子。他说:“我来保护王俊凯。”

 

王源一挑眉,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千玺不同意,“大部分力量肯定是要在正面的,你是我们这里火器的来源,也是唯二可以使用它们的人,你最好还是去迎敌。”

 

卫煜没有回话,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

 

而我是不想和千玺分开了——看那两人秀恩爱真的够了,更何况,我虽然其他方面用处不大,但在和千玺的默契方面,也是不输任何人的。于是我向大家说了我的看法,他们也都同意了。这是最和平的一次决议。

 

“我只能上前线了。”宇寻发话,“虽然我自己不会用什么武器,但我所精通的方面也只能作用在前线。在里面,我没有用武之地。”

 

宇浩自然不必说,连讨论都不需要了。

 

但这时候就出现了矛盾——如果正如千玺安排的这样,那王俊凯只能和王源在一组了,而王源要帮助他恢复记忆,所以就没有人来保护他们。我们都很清楚,就算俱乐部的成员都是疯子,他们也是最聪明的那一群,难保不会猜到我们的意图。

 

卫煜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丝毫不让。

 

我望向王源,却发现他嘴角还在噙着笑,仿佛对这一切一点都不担心。

 

就在千玺想办法和卫煜沟通——他知道这个人平常都非常好说话,但只要牵扯到王俊凯,就会整个人陷入一种非常严肃的状态,他们像是宇寻宇浩那样,都是最好的兄弟。

 

而此时,在我们后方,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你和他们走,王源和王俊凯由我来保护。”

 

我一抖,立即往后看去,却看不到一个人影。刚才说话的是谁?

 

王源终于笑出声来,“果然是把你们吓到了吧。卫煜,你放心吧,有他保护着,我们这不会有事的。”

 

卫煜刚刚也被吓了一跳,现在倒是有点怀疑,“那人谁啊?不是吧,刚刚爆炸那么大,他就这样躲在这里?”

 

王俊凯瞥王源——你认识的?

 

王源摊手——我小弟。

 

王俊凯——你还有小弟啊我怎么不知道。

 

王源笑——你怎么就知道了啊,知道他是我小弟的人全世界都没几个。

 

我打断了他们二人的眉来眼去,问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你们确定有把握?”

 

王源像是不想透露那个神秘人的身份,只是说,“放心,我们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在望向王俊凯,他也是这幅样子,“我相信你源源的决定。”

 

千玺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样子,“应该是我想的那样吧……王源?”

 

“嗯。”王源笑眯眯地点点头。

 

“那就行了。”千玺把一个手机递给了王源,“具体操作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你应该可以胜任这个任务,这条战线就靠你了,王源。”

 

王源收了那个手机——我认出来那就是原本千玺用的手机之一,他有不同的手机用于应对不同的场合。他也不笑了,严肃地冲千玺点了一下头。

 

“喂喂你们打什么哑谜啊——”卫煜被宇浩拖着往前面走,嘴巴里不住地嚷嚷。

 

王俊凯冲我们一点头,就领着王源往里面走,找个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

 

现在距离我们商量战术,已经过了八分钟。

 

二、

 

王俊凯和王源快速往前走,想要找到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他们刚刚呆的那个走廊自然不行了,这个俱乐部地形复杂,不过好在他们刚刚为了寻找出口而绕了好久,现在也算是经验丰富。

 

王源开口道,“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我真的想回到你被关的那个地方——绝对安全。”

 

王俊凯却摇摇头,“也不一定。你能想到的,那些人未必想不到,那个地方不被发现还好,被发现了就是易攻难守。”

 

王源想了想,“也是。”

 

王俊凯反问道,“怎么解开我的记忆,你有主意了?”

 

“有一点,不过具体怎样肯定要看实践。”王源回答道。

 

“那就好。”

 

“你不问?”王源偏过头去抬眼看他——比他高什么的真是讨厌。

 

“有什么好问的?”王俊凯笑道。

 

王源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脸红,那个不苟言笑面瘫高冷王俊凯上哪去了啊混蛋。

 

他咳了一声,“反正我一定会成功的,我保证。现在我们先去找安全的房间吧。”

 

王俊凯点点头。

 

其实他在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一个人的记忆,不是说封锁就可以封锁的,又不是科幻片。总得要有一些诱导的东西——如果是物理手段,那就是损害头部一些关键的部位,例如后枕骨以上不知道几厘米的地方,王源对这些不是很清楚。如果是化学手段,那就是药物,不过从王俊凯逃离的匆忙程度来看,应该不是这个。而最后一个,就是催眠。

 

催眠一直是一种很玄乎的东西。很多人反对将他作为一种心理学手段应用到刑侦当中,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一个学科的理论还远远达不到完善的程度,更是因为这种手段被很多人视为玄妙的“巫术”。王源有一些朋友就从事这方面的研究,里面也不乏行业中的佼佼者,他们告诉王源,其实做这一行最难熬的,就是来自一些病患的质问,他们总是认为催眠可以治疗一切,一旦失败了就开始对催眠师指手画脚。

 

这也是为什么,王源认为王俊凯是被催眠的原因。催眠是有风险的,很少有能不借助外物硬生生的催眠,那是在逗你呢。无论是电影中的那种一直在晃啊晃的铁环,还是现代刑侦片中的高科技器具,其实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使被催眠的人陷入一种极其放松的状态。而王俊凯正是属于那种防卫心理非常强的人,这种人极难被催眠,这个手机,可能储藏着当初用来催眠的辅助工具,同时也是那把钥匙。

 

这就牵扯到一些心理学的知识了,王源只是知道个大概。简单的说,这是一个信号,传递给你的潜意识。就好像我们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里的“绳”就是一个信号,没有被蛇咬过的人当然对这个信号没什么反应,但如果他被蛇伤害过,就会下意识地感到害怕。王俊凯也是一样,有一个什么东西辅助了催眠,让他忘记了一切,他再看到这个东西时,就会下意识地想起一些什么,而对于普通人而言,这个信号则毫无用处。

 

手机里能有的东西不多,特别是千玺的手机——绝对是简洁到不行的。而能够作为一个信号的,究竟有什么呢?影像、图片、音频……总有一个会是正确的。

 

王源想要跟过来,其实除了私人关系外,也有另外的考虑。催眠和反催眠,都需要对方百分之百的配合,否则就会出差错,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在场的众人中,关系够好的——如二文、卫煜,都不够细致,而够细致的——如千玺、宇寻,关系也都不是很密切,不能让王俊凯陷入完全放松的状态。

 

就这样走了大概几分钟,王俊凯看到了旁边的一个门,就像走进去。王源伸手拦住他,“别走左边的,走右边的吧。”

 

“怎么了?有危险?”

 

“这倒不是。”王源摸了摸鼻子,“这不是相信二文的人品吗,他刚刚都选右边,那我们也选右边好了。”

 

这个理由……王俊凯抽了抽嘴角,不过还是没有反驳,走向了右边的门。

 

也是因为这件事,二文在事后被封为最大的功臣——谁说他没有用来着。

 

王俊凯和王源径直连续穿过了三个门,找到了一间没有上锁的房间——当然了,这一条走廊的房间都没有上锁,好像是存放一般物品的地方。

 

“就这里吧。”王俊凯往四周看了看,觉得差不多了,对王源说道。

 

“先别急,”王源对王俊凯说完,抬头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轻轻说了一声,“帮我看一下有没有危险吧,拜托了。”

 

四周很静,所以王俊凯才听到了上头有细微的悉悉索索声,这种分贝的声音放在一般情况下是绝对听不到的。

 

“蜘蛛侠吗……”王俊凯不由得感叹道。

 

王源莞尔,“没那么夸张,他又不会吐丝。只不过他的工作有点特殊。”

 

“什么工作?”王俊凯问。

 

“你猜猜看啊。”王源坏心眼的一笑。

 

王俊凯用手拨了拨刘海,想了想,“这里是在地下,上面应该是俱乐部留设的通风管道,这种管道比较特别,不是很曲折但比较窄——一般人是绝对不可能在里面的吧。而且,他应该是收到千玺的通知而来的,却没有告诉任何人——哪怕是千玺,他来了,所以,他的工作应该有严格的禁令,也就是不能说话。甚至,连自己的模样都不能透露。全世界保密性这么强的工作,除了雇佣兵,就只有一些地下工作的工作者了。”

 

“聪明,”王源赏了王俊凯一个赞许的眼光,“你也知道,有些工作,外人根本不好提及。我认识他纯属意外,我也就不具体跟你讲他的事了,为了他的安全着想。千玺这个家伙,不知道怎么弄到他的联系方式的,真是神通广大。”

 

“我理解。”王俊凯点点头,“倒是你,能找到他做小弟,有够厉害的啊。”

 

“那是,不看看我是谁。”

 

不到一会,就听见一个微弱却又清晰的声音传来,“目前没有危险,你们抓紧时间。”之后就是沉默,好像这个人从未出现过。

 

王源看向王俊凯,“我可要动手了。”

 

王俊凯坦然一笑,跟着王源进入了房间。

 

“来吧。”

 

三、

 

我大步跨着,追上前面的人。

 

他们在千玺发布了寻找敌人的指示之后,就开始了各自的行动。宇浩和卫煜的身手都不是盖的,而宇寻长期为警方服务,也练就了不一般的反射神经,只有我,还不知道该干什么,只好紧紧跟着他们的脚步。

 

虽说是这样,但我也不至于没有一些基本的思维模式——千玺需要观察大局,我在他身边反而碍手碍脚,宇寻与我都没有什么杀伤力,卫煜熟悉火器的操作,和宇寻搭成一组是最好的选择,而原本就和我很亲密的宇浩则可以保护我的安全。

 

既然做好了决定,我就径直朝宇浩走去。

 

“哥,”宇浩头也不回,从脚步声就判断出了我的位置,“往你的三点钟方向守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说罢,他就负责起了那个位置其他方向的监控。

 

这倒不是说他鄙视我什么的,只让我负责一个方向,而是他在这个方面受过专业训练,自然比我要厉害得多,我在此时能帮上他一点忙,就已经很好了。

 

“这里是他们从大门进来的必经之道,毕竟我们在人力上肯定不如他们,所以不能正面袭击。但是偷袭的话,可能还是有胜算的。”宇浩一边对我解释着,一边指了指卫煜带来的装备。

 

黑色大皮箱,卫煜一手就可以提起来,所以我也不确定那到底有多重。宇寻在卫煜身后,专心致志地查看我们能用的装备有多少,能够当做陷阱的又有多少,脑内在不停地计算着。而在他身前的卫煜,则是一刻也不放松地警惕着。

 

千玺在我们这个队伍的中间,方便他随时下达指令——他好像是一个天生的领导者。

 

我收回视线,专心盯着我负责的那个方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到前面有一个影子一闪而过。

 

我不放心,就叫了宇浩,对他说了我的发现。

 

宇浩半信半疑,“我在那里守了那么久屁都没发现……嗯?”他突然眯起了眼睛,像是一只肉食动物。

 

“宇寻……你过来看一下。”宇浩向宇寻招了招手。

 

宇寻没有说话,只是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朝宇浩走去。我也努力向那个方向看去,但我的视力没有他们那么好——所以先前才只看到一个黑影。

 

宇寻辨认了一下,笃定地对我们说,“他们开始布置陷阱了,刚刚那个,是一个简单的触发式报警装置——大概是为了防止我们逃跑,在所有出口都装了一个。这么早就装这些东西……未免对自己太有自信了,并且还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

 

“有用吗?”我怀疑,“都到出口了,在报警有什么用?不都走光了吗。”

 

千玺为我解惑道,“不是这样的。他们既然布置了这些,就一定会有在外头分散兵力无论哪里的警报响了,他们都能第一时间赶到,到时候我们跑也没法跑,想回去也没办法,算是真正的走投无路了。”

 

我点点头,告诉他我了解了。片刻后,我就又想起了一个问题,“那他们自己进来不就也会触发吗?”

 

宇寻没好气地笑了笑,“都说了是瓮中捉鳖——什么叫做瓮?就是自己不进去,把鳖困在里面。我们要出去,就只能走出口,走出口,就一定会被他们逮到。他们又事先撤掉了所有的装备——不出去就得饿死,哼。”

 

宇浩这时也应和道,“这确实是对付武装分子的常用方法。在我们确定里面没有值得保护的东西之后,就会这样做——这是最自己最有利的做法。”

 

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王源描述的艺术品头们——什么鬼,怎么想到这个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问千玺。

 

千玺摸了摸下巴,显然是在思考。

 

宇浩走过来搭住我的肩,“行啊哥,我们这么多行内人都没发现,结果被你一个外行人给找了个正着。”

 

我干笑,“这就是人品啊哈哈。”

 

宇寻走到千玺旁边,跟他一起商量什么。而卫煜依旧是一副冷样子——喂喂说好的逗比呢。

 

半晌,在我和宇浩互相调侃完之后,千玺和宇寻也有了结论。他们两个都笑得开怀,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千玺跟我们解说起来,宇寻到一旁去整理我们需要用的东西,“既然他们想瓮中捉鳖,那我们就找几个鳖好了。”

 

我注意到他的用词,“我们不是那个鳖?找几个?”

 

“对。为了保证行动的灵活性,他们不可能看到一个警报响了,就马上报告上级,再让上级给他们指示,这样的话我们早就跑光了。而对于他们这群人而言,或许性格各有不同,但作为天才的骄傲一定是他们的共同点,也就是说,在警报响时,他们不会跟自己的同伴联系,而是会自己行动——或许还有跟自己一同来的帮手,但绝对不是是大批人马。我们要利用的,就是这一点。”

 

“他们敢这样做,倚仗的无非就是两点。一是我们对这里不熟悉——但他们不知道,我个宇寻已经知道了地形的分布。二是他们在人手上的优势,他们可以将人手分散在各个地方,我们却不可以,但在我们的队伍中,还有卫煜,他带来的东西可以弥补我们的不足。”

 

千玺说到这里,我情不自禁地看向那个大箱子,想要看出什么道道来。

 

“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制造混乱——宇寻,好了吗?”

 

“差不多了。”宇寻抹了抹头上的汗,“不愧是最先进的,有够智能,不然我得费更多时间。”

 

他站起身来,身上挂着一堆东西。

 

我一看——妈呀这不是雷管吗,这属于比枪支还高级别的管制物品吧,卫煜还真是什么都敢走私。

 

再看第二眼,我就发现了它和一般雷管的不同,在它上面,多了一个小小的凸起。我正疑惑着,宇寻就解释道,“最新研发,可远程遥控的雷管。我刚刚下了它的保险栓,现在它随时可以引爆。宇浩,卫煜,你们帮我定安置点。哥,千玺,你们来放置。”

 

“好。”我们四人异口同声道。

 

宇寻在前面带路,千玺和我断后,一路上小心地到十六个出口安放了雷管,尽量不引起他们的注意。过了一段时间,放置完了,我们就回到最开始的那个走廊。

 

宇浩哈哈大笑,“我就不信了,十六个雷管都一起爆炸,他们还能那么淡定。”

 

宇寻也是一笑,不动声色地按下了引爆按钮。

 

四、

王源率先走进房间,王俊凯则在后面带上了门。

 

他们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房间是普通的储藏室,东西都被搬走了,剩下两个空荡荡的大箱子。王俊凯看了看箱子不是很脏的样子,就直接用手拍了拍就坐了下去。王源学着他的样子,两个人面对面。

 

“所以你的办法是?”王俊凯挑眉。

 

“先得找到那个钥匙吧。”王源掏出手机,“你可以不用做些什么,就直接对我说出你看到这个东西或者听到这个东西的感想吧。”

 

“好。”王俊凯点点头。

 

这个手机没有密码,王源可以直接打开。出乎他意料的是,手机桌面上只有一个文件夹,其他的都没有显示出来,那个文件的名字叫做“近期传输”。

 

王源在心里给千玺点了个赞,不愧是心细如发的千总啊。

 

文件夹里面同样很简单,两个音频一张图。图是可以预览的,王源看到那个就是千玺和二文的一张合照,也就是这个手机的锁频图——看来是二文自己改的吧,总觉得千玺没那么缺。

 

也就是说,可能是那把钥匙的,就只有那两个音频了。

 

王源心一横,按下了第一个。

 

前面几秒没有声音,而后从第五秒开始,手机里渐渐传出了一个人的声音。声音被淹没在很嘈杂的背景音里面,听不出来是什么。又过了三十秒,猛然听到一个人喊了一声“kill!”,然后就又是背景音。

 

王源皱了皱眉,这什么鬼。

 

“对这段声音有什么感觉?”

 

“没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王俊凯耸耸肩,“大概是千玺在录音笔里面同步到的一段音频吧。”

 

王源点点头。看起来就是最后的那个音频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点开了它。

 

里面的声音一传出来,王俊凯就怔住了。不仅仅是他,王源也是一样,对他们而言,这个声音实在是太具有辨识度了。

 

“怎么可能是他?”王源震惊,“这么说,他……就是Z?”

 

“源源,你认识他?”

 

“对。”王源咽了一下口水,“我认识他。你呢?”

 

“这个声音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我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王俊凯如实回答,“我还是先自己放松一下,再听下面的内容。”

 

“好。”说着,王源按下了暂停。

 

王俊凯努力使自己大脑放空,但他发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神经会不由自主地紧绷,根本放松不下来,更别说是适合反催眠的状态了。王源倒是早已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猪先生的钥匙扣。

 

王俊凯抽了抽嘴角,“你的?”

 

“不是,跟二文借的。根据我的经验……嗯,听来的经验……现在没有什么其他的辅助工具,就只能这样了。”王源说着,又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放出了轻音乐。

 

王源把猪先生的钥匙扣放到王俊凯眼前,“这东西这么蠢我也不好意思晃它了,你只要盯着他就好,然后不要看我,就盯着它回答我的问题。”

 

王俊凯不说话,依言盯着钥匙扣。

 

“我和你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

 

“不久前我找到你的日记本后。”

 

“我叫什么?”

 

“王源。”

 

“你的室友是谁?”

 

“二文。”

 

“二文的男友是谁?”

 

“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是干什么的?”

 

“做生意的。”

 

“做什么生意?”

 

“不清楚。”

 

“你是干什么的?”

 

“黑客。”

 

“平常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黑网站,找人。”

 

“至今为止你找了多少人?”

 

“不记得了。”

 

……

 

这样的问答过了很久,王俊凯才慢慢陷入了一种混沌的状态。王源趁机按下了播放键,让那个人的声音继续播放出来,同时暗暗地松了口气——这人的警戒心太强了,差点自己都要睡着了。

 

王俊凯慢慢闭上了眼睛,但眼珠子还在转着,像是做梦时的样子,在这种时候看来有点诡异。但唯一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手机的音频播放到一半,他就开始重复他之前问过的问题。

 

 

“我和你是在什么时候认识的?”

 

王俊凯没有立即回答,像是在思考。

 

半晌,他开口道,“我十四岁的时候。”

 

成了!王源在心里欢呼了一声。

 

他不知道王俊凯这样的状态能持续多久,也不知道他醒来之后是否还会记得这些东西,所以他只好趁现在抓紧时间问。

 

“在什么地方认识的?”

 

“我家门口。”

 

“为什么会认识?”

 

“你跟我抢一碗馄饨。”

 

王源黑线,自己以前没那么蠢吧。到现在为止,大部分的事情都有了解释,只有一点一直都困扰着王源,那就是,到底是谁催眠了自己?他同样也不记得这一段过去,但听了音频里的声音之后,这一切——包括二文为什么会成为王俊凯的室友,包括那本日记本为什么会掉落下来,就都有了解释。

 

“二文是谁?”

 

“不认识。”

 

王源顿了顿,“那……Z是谁?”

 

王俊凯在这样的状态下,依旧皱起了眉头,显然不能思考这个问题。

 

王源只好换了一种委婉的问法,“Finger俱乐部要你来这里干什么?”

 

“做实验。”

 

“做什么实验?”

 

“大脑研究。”

 

王源想,这倒是和王俊凯发现的资料是一致的。

 

“你研究出了什么?”

 

“大脑活动控制芯片。”

 

“有什么用?”

 

“增强人的记忆力和思考能力。”

 

“能增强到什么程度?”

 

“一点三倍。”

 

王源大吃一惊。这个数据不想它看上去那样弱小,要知道,人的智商差异也就那么点,一点三倍,就是二文和爱因斯坦的差别。

 

“成功了吗?”

 

“差一点成功。”

 

“为什么差一点?”

 

“不能大规模生产。”

 

“也就是说,有样品在?”

 

“有。”

 

“在哪?”

 

王俊凯又露出了那种为难的表情,显然,这件事也属于那种被封印地比较深的。

 

不过好在,他最终还是开了口。

 

“在我脑子里。”

 

 

五、

 

“轰”的一声巨响,还在进行反催眠的王源被打断了。王俊凯显然也是处于将要清醒的状态,眼珠直转。

 

不过好在,在他们布置雷管的时间里,王源已经把该问的都问完了。果然,王俊凯从来都不会打没有准备的战役,他的计划从来就不允许失败。

 

只不过……在他的计划里,自己的位置竟然是这样的。

 

王源眼神黯了黯。在十年后的现在,王俊凯通过一本日记就找到了自己,并且从此对自己死心塌地,但如果没有那本日记,会不会还是这样的结局?不,不对,总有一天他会找到我,即使没有那本日记本。

 

现在的线索已经缠缠绕绕到令人看不清的地步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坚信自己的存在——不管现在的一切是不是错觉,有没有受到某个人的控制,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人在一起了,这就是事实。

 

“嗯……”王俊凯睁开了眼。王源赶紧上去盯着他,看到他的神情没有什么异样,才放下心来。

 

王俊凯晃了晃头,“我刚刚已经被反催眠了?”

 

“对,”王源看着王俊凯,“你不记得了吗……也好。”

 

“我觉得只过了一分钟,好像在云海里面,然后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就醒过来了。”出乎意料的,王俊凯没有询问王源到底知道了什么。

 

“应该是卫煜带来的装备起了作用。看来,他们也取得了突破。”王源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坐得太久了有点发麻。

 

“那声音听起来离我们很近啊。”王俊凯也彻底恢复了。

 

“对,就在不远的地方,你说,那会是什么地方?”

 

“还能是什么地方,出口咯。”王俊凯打了个哈欠,“一直这样绷着神经累死了,刚刚猛的放松了一下还有点不适应。”

 

王源点点头,“他们现在能炸的也只有出口了吧……大概是我们被当成鳖了,所以千玺这家伙就想出了这个损主意。”

 

“你倒是了解他。”王俊凯口气古怪。

“这个醋你都吃。”王源苦笑不得。

 

“别说了,这个先给你。”王俊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把装了消声器的手枪。

 

王源瞪大眼睛,“你是哆啦A梦吗?我都没发现!说,藏哪里了!”

 

王俊凯摊手,“被你发现了我还叫王俊凯吗。”说罢,就转身出门。

 

“喂喂你倒是告诉我啊——”

 

王源紧跟着他跑了出去。

 

他们大概辨别了一下声音的来源,发现是在左边的某一个地方,不知道隔了几条走廊。王俊凯倒吸一口凉气,“源源,那个地方是不是……”

 

“是。”王源也是心有余悸。

 

那边的方向,可不就是他们原本要走的那个方向吗。王源摸了摸裤袋里的猪先生,心里对二文说了声谢谢。

 

“不是吧真的有这样的人……难怪他从来不买彩票,是怕把别人赢光吧。”从来不相信这些东西的王俊凯突然对他那个抽风又呆萌的室友产生了一种敬畏。

 

“别耍宝了。”王源突然把身子一转,手里的子弹发射出去,“你背后还有一个人!”

 

……

 

宇浩正在前面用着狙击步枪,卫煜掩护他。这么关键的时刻,我居然打了个喷嚏。

 

他们都情不自禁地看了我一眼——喂喂那个鄙视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我在心里嘀咕,估计又是有人在心里念我了,做人做的太成功也是一种罪恶啊。

 

千玺突然瞥了我一眼。

 

我正襟危坐。报告长官我什么也没有想。

 

宇寻突然冲他们吼道,“人都进来了!十六个门都有!我们这里是最多的!”

 

这里是大门,当然镇守的人会多。只不过不知道那些人闯进来却发现空无一人是什么感想。王源和王俊凯不知道在哪里,会不会遇见那些人。

 

我就算再怎么菜鸟,这种时候还是分到了一把手枪。不过就我的水平而言,用它去砸人比用它开火来的有用——毕竟这样不会伤到自己人。千玺也在卫煜的帮助下挑了一把还不错的枪,而宇寻更可怕,浑身挂满了不知道什么弹。

 

很快的,我们就已经能看见第一批人的身影了。他们看上去有武装的不多,其他的更像是侦查兵,相比起来,我们显得会更有气势一点——当然了那是不显露技术的情况下。宇浩定准了一个带有枪支,眼睛一眯就按下了扳机,他连消音都不装,直接就那样击中了对方的大腿。宇浩这人,近距离从来都不用瞄准镜,没有要求也不用消声器,就像是活在热兵器时代的古代人,命中率却出奇的高。

 

另一边,卫煜已经连击两人了。他的攻击更有针对性,专门找那些想要偷偷摸摸溜到后面的人,这些人把后背都露了出来,自然是一打一个准。

 

而千玺,他明白自己在技术上有着缺陷,所以从来不和他们硬拼,多是和宇浩或者卫煜合作,一旦他们又漏网之鱼,千玺就上去补一个冷枪。

 

宇寻则是一脸阴森的笑——真的,看起来非常那什么,像只在打坏主意的猫。他看好时机,对着前面几人说了一声彻,就手掷了一枚小型的催泪弹。

 

我们几人立刻就躲到了弯道后,但前面的他们就没这么好命了。我听着他们各自抽气的声音,心里不由得一阵爽快。

 

“二文闪开——”

 

“哥——”

 

我就突然感觉身后有一丝风吹来,耳旁是千玺和宇寻宇浩的声音,下意识地往右边一躲,一把刀堪堪从我的耳边划过。

 

卫煜当机立断,对着那人就扣下了扳机。

 

千玺黑脸,“看来他们已经有人从另外的出口赶过来了,我们速战速决!”

 

“等等!”

 

我们都向后看去——王源和王俊凯正飞奔而来。

 

“你们撑住十五分钟,我们知道怎么摧毁这个俱乐部了!”

 

    ——————《犹在镜中》6-火拼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13 )
  1. 湮84198春梦桑 转载了此文字

© 春梦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