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犹在镜中》三-密码

《犹在镜中》3-镜像

 

一、

是否装作昏迷,这是王俊凯第一件考虑的事。

 

将他拉入车中的力道挺大,但他有稍稍地调整位置使得那人的着力点并没有落在自己颈侧的要害上,而只是让他感到有些疼痛而已。如果不装昏迷,那么接下来不知道多久的时间内他就得紧绷神经,好处是他可以掌握主动权;如果装昏迷,那么他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休养生息,虽然被动一些,但至少安全。

 

思绪被理清,王俊凯最终还是决定保持清醒,既然已经开始了这一场赌局,那就应该坚持赌下去。

 

他动了动自己的身子,随即便听到前方那人的声音。

 

“嘿,伙计,我劝你最好别乱动。”

 

声音很年轻,至多不超过三十岁。他们并没有限制王俊凯的行动,所以王俊凯可以轻易地看到前面的情况。有一个男人在开车,副驾驶上坐着一个外国人——起码看上去是外国人。他身边坐着那个拉他进来的人,身子很壮,一看就是练家子。车子开的飞快,好像已经开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因为王俊凯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一条不宽敞的街。不知道车子开到了多少码,但王俊凯都能听到车轮与地面剧烈摩擦的声音了。

 

“别担心,这车是改装过的。”前面开车那人似乎看出了王俊凯的担忧,嘻嘻哈哈地开口。

 

“车子我是不知道,但你的技术看起来很差。”王俊凯动了动脖子,活络筋骨。

 

那人闻言又狂笑了起来,车子在他的操控下扭得很有节奏,直到坐在副驾驶上的人瞪了他一眼,他才有些收敛。

 

“抱歉抱歉我笑点低。”那人主动向王俊凯打招呼道:“叫我A吧,反正真名什么的你也用不着啦。我旁边那个外国佬就是B,你旁边那个肌肉男就叫他C吧。哈哈哈哈哈要是你叫D的话我们就可以凑够一道选择题啦!”

 

王俊凯有些无奈,并且他发现另两个人跟他一样无奈。放这样的人出来真的没问题吗?这特别的起名技巧让他不由自主想到了某个好友。

 

“我不是D我是王俊凯……起名风格不一样还真是抱歉啊。”

 

“没事没事哥原谅你。”A吹着口哨应道。

 

“你们就不怕我逃了?”王俊凯想了想,还是把心中的疑惑说出口。

 

“哈哈哈哈哈……”A又笑得锤方向盘,“喂喂老哥你别太自信,现在你要是离开我们一百米之外,被安乐死就是分分钟的事。”

 

王俊凯装作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我没晕过去,别拿这些东西骗我。你们有没有在我身上做手脚我自己难道不知道?”

 

“你真这么认为?”A怪异地看了我一眼,“得了吧自大狂,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我们多久前下的手你真的知道?看来还是你的小男友比较敏锐一点。”

 

王俊凯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早已思绪翻滚。

 

听对方的意思,他们很早之前就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脚,并且自己一无所知,但源源却发现了。那一个月前的定时短信到底是在暗示什么?再想想,到底是什么样的陷阱可以挖在那么久之前而不被自己察觉?不可能是慢性毒药之类的,他们看来对自己没有恶意,更像是需要自己配合他们去完成一项任务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身上的衣服每天都换,鞋子也一样,其他地方也没有什么可以做手脚的。难道是远程监控类的东西?自己身上可以用来做手脚的……那个录音笔?远程控制它?不对,他们不知道自己会带上这东西。

 

王俊凯没办法在这个问题上想到什么有用的提示,只好避过不谈,另起一个话题。

 

“你们载我出来这么久了,又有外国人在,不会是想把我送到国外吧。”

 

“诶你怎么知道?!”A大惊小怪地叫起来。

 

不是吧,真的说中了。

 

王俊凯在心里暗暗叫苦,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他不记得他得罪的人已经远布海内外了。

 

“放心我们会用合法手段登机的,别认为我们是没文化的人啊。”

 

A话音刚落,一直沉默不语的外国人B突然开口了,出乎意料的是纯正的中文:“你最好闭嘴吧。我们不是出来玩的。”

 

然后王俊凯就看到A灰溜溜地缩回了他的主驾驶,规规矩矩地开起车来。

 

王俊凯巴不得A多讲一点有用的东西,奈何他不能表现出来。

 

现在他知道的信息有这些:他们是个组织;他们的本部(或者说是集合地)在国外,具体是哪个国家不确定;他们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具体是什么手脚也同样不确定。

 

然后可以推断出来是这些:距离他家最近的机场就是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按照他们开车的速度来看,不出十分钟就会到达。其次,这些人已经提前准备好了机票,说明对今天的劫持势在必得,那么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今天会出来的?那个A看似聒噪,却句句都不提他们真正的目的,即使是嘲讽自己也像极了是在夸耀,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再仔细想想,王俊凯突然有些明白了这个组织的意思。他们也在赌,赌源源会发现他们,赌千玺会找到自己,赌自己会铤而走险。这些他们都赌赢了,王俊凯承认。但唯一的变数,就是现在不知所踪的二文。

 

希望二文现在和源源在一起,那他们就会是我们的突破口。

 

果然,过了不久,王俊凯就看到车窗外机场的标志牌。

 

“好了,下车吧!不让人说话真是烦死了!”A夸张地把车停在一旁。

 

一直沉默的C替王俊凯打开了车门,看似很有礼貌,却无时无刻不在防止他逃跑。

 

王俊凯心下了然,就这样顺势一拳打在C下腹上。他这一拳用了真力气,即使自己不是专业人员,相信也不会让C多好受。

 

再走出几步就是机场的候机大厅,那里距离自己不超过100米,只要到了那里,自己就有可能找出他们在自己身上做的手脚。

 

可是王俊凯刚下车,就看到挡在自己身前的B和一脸狡黠的A。隐约间他还听到A说了一句:“就知道会往这跑。”

 

在被打晕之前,王俊凯想明白了他们的伎俩。

 

根本就没有什么100米的限制,他被摆了一道。

 

二、

 

我望着眼前的文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在我面前的是一份精简的文件,上面是一个人的生平简介。那个人叫做王俊凯,出生美国,初中时来到英国哈罗公学上学(这是连我知道的、培养出好几任英国首相的名校),然后加入了Finger推理俱乐部。资料很薄,但把王俊凯这几年获得的荣誉都罗列在了上面。包括他在什么比赛获得了什么奖项,上面甚至罗列出了每一个奖项的具体时间和领奖地点。最重要的是,上面的照片,就是我的室友,王俊凯。

 

“这是……怎么回事?孪生子?超能力?影分身术?”我喉咙干涩。经历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我甚至开始怀疑我认识王俊凯的这十年是真是假。

 

“不是,都不是。”王源的脸色阴沉,“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在我们的身边的王俊凯就是真的王俊凯。”

 

“那这个又是怎么回事?”我脑内是一团乱麻。

 

“我原本以为那个俱乐部这十年来跟小凯毫无瓜葛,只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他的注意,但我看到了这份资料之后,就知道事情比这复杂的多,”王源继续说道:“这份资料属于机密,但它明明没有什么异常。我问过我那个朋友,他这样告诉我:‘有时候并不是真正犯过事的人的资料才属于机密,很多的人才也会被国家保护起来。你想想看,哪个国家会把核弹的制作方法公布出来?’,你听出什么不对劲了吗?”

 

我想了想,说:“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存在的话无可厚非,但王俊凯实际上一直是生活在我们这边的一个技术宅,所以那些资料应该都没有影像资料,那警局的人到底为什么要把这么一个虚拟的人保护起来?”

 

“我不能绝对地下定论,但我有了一个猜测。”王源把我手中的资料拿开,认真地望着眼睛说:“听着,无论我的猜测是对是错,我都不能让小凯受到一点伤害。”

 

“这句话你对我说干嘛……”

 

“你必须得做好和一个庞大组织斗争的觉悟,”王源这话说的非常中二,“如果中途你出了岔子,那么不仅是小凯,我、千玺,都会出事。”

 

我并不觉得王源在危言耸听,因为他的眼神实在是太严肃了。

 

“你还没反应过来吗?”王源叹了口气,“千玺说你二,果然。你想想,他们如果不是有百分百的把握,会在这十年里面把所有的资料都造假造得那么好吗?你一开始也被吓到了,是不是?”

 

“是的。”

 

“那么这样说来,他们是早就对现在这件事有把握了。如果小凯没有遇到我,如果我没有查到这件事,那么你知道他现在会在哪吗?而且,”王源的眼神暗下来,“有些东西确实是现在的我们对抗不了的。警局为什么会帮他们保守十年的秘密,局长变更、警员交替,这个秘密却一直被保存下来。我不多说了,你自己考虑考虑。”

 

我不敢多想,因为我刚想了一点,就已经满身冷汗。

 

“我想,他们是在造一个模型,一个即将活过来的模型。他们给他造了一个华丽的外表和无懈可击的来历,而小凯,就是填进去的泥。我不知道十年前小凯到底在那个俱乐部里做了什么,导致他一个人来到北京生活,俱乐部也对他不闻不问,但现在看来,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他那种性格……一言不合估计就开始嘲讽了吧。”

 

“更关键的是,为什么这十年来,小凯从来没有提过这件事。”

 

“也许他不想提?……好吧我知道这个理由太不靠谱了。”

 

王源自暴自弃地挠了挠头,说道:“现在我好想有小凯那样的推理能力……真是的,一点都帮不上忙。”

 

我安慰道:“没事,你已经很棒了。哪像我……一直都后知后觉。”

 

王源冲我笑了笑,然后当机立断道:“既然你已经了解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去哪?”

 

“美国,Finger俱乐部”

 

可以说王源的行动力真的很高,话音刚落,他就掏出手机开始订票。

 

我想了想,还是不用收拾东西好了,到时候在美国全部用现金吧,于是对王源说:“你先订票,我去门口的ATM那里转个账。”

 

“好。”王源没有抬头看我,只是应了一声。

 

我穿好鞋走出门,摸摸口袋里的钱包,突然就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

 

那本引发一切的日记本,到底是怎么掉下来的呢?

 

我知道这个想法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有句话不是说“脑洞来了洪水都挡不住”吗,我就思考这个问题思考了很久,直到我转完账回来,我依旧在思考这个问题。

 

回到家里,王源已经订好票了,正在卧室里找些什么东西。我决定不压抑我自己的好奇心。

“王源啊,我问你一个问题。”

 

“那时候你到底怎么掉的本子啊?硬皮本掉出来了你怎么不知道啊?”

 

“那时候千玺在等我,我很着急。而且那时街上很挤,有个人推了我一下,大概就……”

 

我和王源大眼瞪小眼,都看到了对方彼此眼里的震惊。

 

“大概是……我们想多了。怎么可能有人能控制这么细微的事。”

 

“……嗯。”王源应了我一声,不再说话。

 

三、

千玺拿着手机鼓捣了半天,终于松了口气。

 

他刚刚测试了一下周围的信号发射情况,发现在半小时前就已经没有了信号干扰,这说明了那个监听他们的人很可能已经走了,王俊凯的计划成功了。但生性谨慎的他还是装作不开心的样子,直到现在他终于确定。

 

他走到王俊凯的卧室,打开他的电脑。其实如果不是千玺也学过一段时间的编程,他可能真的也不会用这台电脑。电脑屏幕上的图标排列非常整洁,但你就是不知道那是什么软件,像是一些比较常用的软件基本上都没有,就连“我的电脑”也要找上半天。

 

“虽然性能是很好,但用这台电脑会降低我的效率吧。”千玺在心中默默吐槽。

 

打开网络设置,他记得王俊凯家的录音笔是有在这台电脑上备份过的。这种电脑用的还真是不顺手。

 

又是一阵鼓捣,千玺终于把录音笔和这台电脑以及自己的手机绑定上了,只要录音笔能够和网络连接上,自己就可以听到王俊凯那边的情况。千玺设置了连接提醒,就准备离开。

 

临走之前,他又看了一遍那台电脑,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一开始他找错了文件夹,找到了一个系统默认程序(可以看成是C盘里的那些程序),他不在意地关掉了那个界面。之后他费了五分钟才找到真正的设置界面,这时他已经忘了那个程序。

 

现在想起来,那个程序好像是王俊凯自己设置的,而且很奇怪的是,他的电脑配置非常高端,但是那个程序看起来却像是一个非常简陋的、很早之前的程序。放的位置很显眼,这在满满都是高端软件的电脑中显得很是突兀。他刚刚没有仔细观察这个程序,现在他觉得反正出去了也没什么用,反而更危险,还不如在这里呆着。

 

他又坐了下来,打开了那个程序。

 

千玺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个举动,在无意间救了所有人的命。

 

另一边——

 

王俊凯醒来后,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被限制。

 

这不是个好现象。他之前试图逃跑过,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对他还没有防备的话,只能说明他们对他们自己是在是太自信了。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现在这种情况,估计已经到了他们的目的地了——想到他们把昏迷的自己运到了美国就浑身不爽。

 

王俊凯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果然如此。

 

他现在所在的房间是典型的地下室,采光不好,阴暗逼仄。东西很齐全,床、桌子、凳子、一台收音机、还有一个衣柜。王俊凯走到门前,发现门是锁着的。门的厚度比一般的门要厚得多,这样的门只可能出现在酒吧的地下室里面——因为上面实在是太吵了。一般来说,这样的房间旁都会是储藏室,啤酒之类的会放在里面。王俊凯不泡吧,但他有个时常出去疯的好室友,所以耳濡目染也知道了一些酒吧的知识。就比如说,地下室的锁一般都是十字锁。

 

王俊凯走到那个收音机边,发现它根本不能使用后,就毫不留情地拆掉了它,将内部的零件代替锡纸,作为开锁的道具。理论上来说,只要是能插入锁孔的东西,就有可能打开它,即使是一根木头也一样。收音机虽然已经不能用了,但它的硬件损坏不大,王俊凯还是可以从它身上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拆分的过程持续了十分钟,开锁的过程又持续了十分钟,二十分钟后,王俊凯才打开了这扇门。

 

门外说不上别有洞天,但跟门内却是天差地别。至少在装潢的程度上,门外已经能称得上是“豪华”了。

 

王俊凯不知道除了酒吧之外还有什么地方需要那样的门,所以他不打算否定自己的结论。

 

长廊直通到外面,在视野可及的地方就有上去的台阶。周围倒是没有王俊凯意料的储藏室,而是只有这一个房间。那条路就直直的通到这个房间的门口,好像是专门设计的一样,一点多余的地方都没有剩下。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王俊凯想着。

 

自从跟这伙人打交道以来,他的推理频频失误,所以他现在也不是很肯定自己的推理,只不过想不到更贴切的解释了而已。王俊凯逼自己再仔细考虑考虑,毕竟出去了,自己就肯定不能再回来了。于是他倒了回去,在房间内仔细搜索着,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因为他在房间内发现了一支笔。

 

那支笔显然和那个收音机是一个年代的,里面没有装笔芯,仅仅只是一个外壳。外壳上布满了尘埃,看起来非常肮脏。

 

值得一提的是那个笔的位置。在桌子的底下,并且不是靠近外边的,而是非常靠里。如果不是王俊凯特地倒回去找线索,把这里的每一个地方都翻了个遍,他肯定不会发现这只笔。

 

王俊凯看到这支笔的同时,心里就有疑惑慢慢浮上来。

 

太熟悉了。

 

这个手法,是在是太熟悉了。

 

他尝试着把那支笔擦干净,然后用指甲剥开握笔的部位那里的黑色皮革——那是用来增大笔和手指的摩擦的,任何一款一块钱的黑笔都是这样。果然,那里小小的开了一个口。显然当时切这块皮革的人是把刀口向笔尖的方向切的,这样的话非常难以发现,并且十分牢固。

 

剥开了之后,里面很干净,可以让人清楚地辨别上面的三个铅笔字:十年,王源,回来。

 

王俊凯已经没办法思考这三个的含义了。因为这种手法,是十年前的他独创的。

 

四、

 

“所以我们就这样来咯?”我望着面前走来走去的外国人,咽了口口水。

 

“瞧你那点出息。”王源白了我一眼。

 

“没办法,这不是太没有实感了吗。妈呀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轻装上阵,而且那个俱乐部听起来就很酷炫的样子。”

 

“都说了你得做好觉悟。”王源不客气地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

 

我没心情去理他,因为说实在的我是真的非常紧张。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我不知道该怎么从这中间找到那家俱乐部并且成功打探到消息。洛杉矶很大,可出发之前我竟然忘了下载它的地图。

 

“别担心了。”王源似乎看到了我的疑惑,望了我一眼道:“我既然敢来,就代表着我有自己的准备。你考虑到的我肯定已经考虑到了。”

 

“别这么自信。”话一说完,我就看到王源迈开步子走了出去,我急忙地赶上去。怕自己又胡思乱想,于是跟王源闲聊到:“既然你要和我一起行动,那干嘛要打晕我啊?弄得跟黑社会似的。”

 

“我不是一定要跟你一起行动,如果那时候你的反应太慢或者回答太蠢,我都不会选择跟你坦白。”

 

“那你会把我怎样?”

 

“垃圾场或者是火车站,谁知道呢。”王源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我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这货,当然,没敢表现出来。

 

“然后你想怎么行动?”

 

王源冲我神秘一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得了吧不告诉我等下我又得坏事了。”

 

王源看起来有点无奈,对我说:“行行行,服了你了。我先去租个车,等会我们在车上说。”

 

我知道他是怕有人跟踪,就同意了。我看到王源熟练地租车,好像听他说过他的英文不怎么样,但现在看来足够应付基本的对话了。

 

上了车后,王源终于对我阐明了他的计划。

 

“我查不到那个俱乐部的具体位置,他们太小心了,基本没有固定的地方。但我可以限定范围。至于怎么限定,我已经想好了。”王源掏出随身包里的一叠信封,递给我。“你只要打开一张就够了,内容都是一样的。”

 

我好奇地接过,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

 

“念出来吧,有什么不懂的我直接跟你解释。”

 

我点了点头。

 

“亲爱的Finger俱乐部成员:

 

         展信佳。

 

怎么,收到我的来信你们是不是很惊讶?很不安?哈哈哈,你们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在你们的掌控之中吗?

 

对的,那个被你们关押起来的,根本不是真正的我,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

 

念到这里,我就不禁停顿了下来。王源看了看我,主动说道:“是以小凯的角度写的,也别介意那种神经病一样的语气,继续念吧。”

 

“我从那里逃出来后,一直都没有忘记我真正的目的。怎么?不相信?以为我真的不记得了?那你们能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怎么解释吗?”我顿了顿,惊讶于王源故弄玄虚功力之强,之后继续念:“我一直在等着这个机会,哈哈,你们果然按捺不住了!十年,真是一段很长的时光啊……我已经从不能反抗的人,成为现在你们都需要害怕的人了。说实在的我还真是要感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我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

 

我问到:“你怎么好像都知道了一样?王俊凯的过去你不是查不到吗?”

 

王源笑了起来,明明是很轻微的弧度,我却看出了一种绝对的自信。“我说过了,我不了解怎么推理,但我了解人性。这些事我不知道有没有发生过,但只要能引起恐慌,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好吧,”我应了一声,继续念到:“那么,你们想想,我回来之后,会对你们做些什么呢?让我想想看,凭你们那种脑子,估计又会是些没有美感的办法吧。让我来告诉你们——我绝对不会,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让你们垮掉,毕竟那样就没有了乐趣,不是吗?最好的惩罚莫过于小火慢炖,我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缓慢的痛苦。

 

“好了好了,也别太害怕,伙计。估计你现在正在打电话给你的同事或下属?问他们那个被抓来的人到底是谁?很好,你终于暴露了你的智商有多么低。既然我可以写信给你,就代表着我知道了你们的底细,这样的话你们还觉得有胜算吗?嗯?

 

“老实一点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惊慌失措。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你的模样了!不过别急,这只是开胃菜,接下来我就要告诉你们真正的大餐是什么。”

 

“发现了吗?大概没有吧。这张信封上涂了白磷,你是不是觉得这个信封打开的特别困难?粘的特别严实?哈哈,看到这里,你应该已经看了两分钟了吧。只要两分钟,这个信封就会自燃,让我看看你来不来得及把它扔出去?”

 

我念到这,双手差点拿不住信纸,就想把信封给扔出去,却又被王源瞪了回来。

 

“王源啊你这不是玩火吗这么多张信封这么多白磷你是要死啊!”我哀号道。

 

“谁跟你说是真的了,继续念。”

 

我怔了怔,不过还是继续念下去:“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已经扔出去了?真是可惜,这信纸很贵的,烧掉了就不留痕迹,本来想能够连你的屋子一起烧掉的。可惜,可惜。我们下次再见。你们放走的一个炸弹,留。”

 

王源又笑了起来,这次的嘴角都快咧到了耳根:“我一共知道三十一个待确定的地点,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信投掷下去。只要不是真正的地点,他们看了开头就不会继续看下去,因为很明显是寄错的。只有真正的本部,才会惊慌失措,才会相信我所说的内容。信上根本就没有白磷,我只是把拆信方式设计得复杂了一点而已。但是他们会信,所以他们一定会把信封给扔到楼外,并且我特地强调了烧掉之后没有痕迹,那么他们就不会特地下去找。这就是饵,今晚,我们就可以来收网。”

 

我已经想通了他的办法。何止是一箭双雕,他可以一举排除不对的地点,可以省去大部分的时间,还可以找到他们的通话记录,甚至可以直接伪装成内部的人找到王俊凯。

 

我看了眼王源,心情复杂。

 

这个男人,太聪明了。

 

五、

 

王俊凯已经盯着这支笔很久了,但他始终不敢轻易下结论。

 

手法可以模仿,但这个字迹却真真切切是他自己的。也就是说,十年前的他,那个十四岁的中二少年王俊凯在这里留下了一个暗示,来提醒十年后的某个人,而这某个人,最大的可能就是他自己。

 

那么先假设这个结论成立吧。王俊凯努力让自己用平常心去对待这支笔。

 

他发现只要是涉及到源源,他平日里的那些冷静啊霸气的全都被丢到太平洋里去了,就像现在,明明只是笔上写了那个名字,他就已经感觉到心脏的跳动在加快了。

 

十年前的王俊凯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了这个地方——王俊凯现在仍坚信着这是个酒吧,但没有实际证据的结论不能用于推导接下去的步骤,然后在房间里留下了写着十年、王源和回来的笔。放的位置非常隐蔽,很显然,是不想被别人发现。那为什么他就那么肯定不会被其他人发现呢?只可能是因为他知道这个房间别人不会去动,除了十年后的自己。

 

一般情况下,大概有这么几种情况下房间不会被动:为了怀念,就比如一个去世的人的家人不会动他的房间一样,但王俊凯现在还活着,所以不成立;为了保护,例如警察对一个犯罪现场的保护,但十年的时间对于这个保护而言太长了,不成立;无人在意,就像是一个废弃的工厂可能十几年都没有人来一样,但按照现在他们这煞费苦心地抓来自己来看,这种说法也不成立;那就只剩最后一种了。

 

王俊凯的眸色暗了下来。

 

那就是,十年前的自己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这间屋子就是为他专门准备的。并且这十年来,没有人能取代他的位置。

 

但是王俊凯自己非常清楚的认识到,他根本就没有来过这里,至少在他的记忆里没有。而且他的记忆是非常完整的,并没有哪一段时间是遗漏的。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就好像一个极度骄傲的人,突然被告知其实这一切都是一场作秀一样。因为无法确定,所以会开始怀疑自己。

 

王俊凯让自己冷静下来,再来想想那些字。

 

首先是十年。这无疑是他再次来到这里的时间,也就是这个词让他确定了这确实是十年前的他留下来的。还有没有其他的深意王俊凯不清楚,但就单单这个字,就足够让他思考很久了。十年前的自己怎么会知道十年后会重新来到这里?这个问题现在的王俊凯回答不了,他知道他缺乏很多的线索,所以也不恼,开始分析下一个词。

 

第二个是王源,这是他最不能理解的词。十年前的自己就认识源源了?那么,那一本日记本和自己几天下来的推理又是怎么回事?即使自己的记忆出错了,二文也不可能出错。他们两个一起分析了那么久,自己没有一点认识过这人的感觉,相反,是后来源源的性格吸引了自己然后才逐渐认识的,并且认识的这么些日子里,源源很显然之前也不认识自己。如果说他们两个十年前就认识的话,那么记忆出现问题的,就不只是自己了,还有源源。

 

最后是回来。是指自己的这次回归吗?那不是和第一个词十年重复了吗?王俊凯不相信自己会有那么蠢。既然留下了这个词,就一定有他的意思。想想看,还有什么是可以用“回来”来形容的。

 

突然,王俊凯想到了一点。

 

如果十年前的自己已经知道了十年后要回来,那么这个房间内的一切就应该不是没有意义的。就好像刚刚自己很容易地就能找到开锁的零件打开门一样,这个房间里应该还有其他的提示和工具。

 

王俊凯开始了他的寻找。

 

拖鞋没有问题;衣柜没有问题;桌子抽屉里面没有问题……王俊凯按照他自己的思路来找——如果现在的自己想要留下线索,应该会留在什么地方。

 

最后他从椅子的铆接处发现了一截商标,又在抽屉滑轮的下方发现了卡在里边的一张纸条。

 

纸条的意思很好懂,上面用不知道什么液体写下了“第三间”,而商标明显就是慌忙间扯下来的,旁边的线头都快被扯烂了,也没有写上什么有用的资讯。

 

很显然,那时候自己肯定已经面临了什么很紧急的事——大抵是跟自己为什么会离开美国回到中国有关,然后自己没有办法继续留下线索,只好用这个办法。那就说明了一件事,那时间自己在不知道被干什么之前就已经提前知道了这件事,但因为被紧紧地盯住,所以只能一点一点地留下线索。

 

王俊凯将纸条和商标都捏紧了放进口袋了,再拉上口袋的拉链。在放进口袋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录音笔不见了。不过这也正常,他们一定搜过了身。

 

他决定要走了,这间房间已经给了他足够的提示。

 

阴暗的长廊显得可怖,但其实所有的恐怖都来自于未知。因为不知道会有什么在等着自己,所以人才会害怕,才会恐惧。

 

王俊凯此时倒是坦然,因为他大概猜出了后面会发生什么,况且十年前的他也在帮助自己。这让他觉得有些好笑,就像是两个王俊凯在同是奋战一样。

 

走出长廊,王俊凯下意识地用手臂挡住阳光。突然的强光刺激会致盲,他很了解这一点。等到他适应了之后,他开始打量这个房子。

 

这不是酒吧,王俊凯首先否决了自己先前的想法。感觉有点像是实验室或者是进行研究的什么地方……有几瓶化学试剂自己还挺眼熟的。但是又有其他的一些东西,比如一些很抽象的话、一些雕塑、甚至是几盘菜,看起来很是突兀。

 

最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好像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还没等他想完,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就传进了耳膜,随之而来的是那个扑进自己怀里的人。

 

“小凯,我终于找到你了。”

 

 

——————《犹在镜中》3-镜像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31 )

© 春梦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