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奖的是@泽盐  @咖卡  @Sunmer"s  @好好的  @壶不说  @七号碗   所谓随机就是我爸看哪个数字顺眼就抽哪个啦_(:_」∠)_希望早点给我个人信息,超过两天就要换人了

关于个人志《掠影》的抽奖

1.在评论里抽6个,每人仅限评论一次,随机,但属性仅限kyo。
2.1月1日开奖,具体邮寄时间另商议,邮费到付。
3.随机掉落明信片、小卡、手幅、糖果等各种小东西。
4.需要写to签的可另外私信我。
5.微博上也有抽奖,可以都去试试。

关于退圈

实际上我觉得退圈这种事情单独拿出来说有点矫情……但又没办法不交代,就趁着这次一同说了吧。

是身体原因。自从上次动完手术后,身体状况一直时好时坏,我原本以为能够坚持下去的,但现在身体状况实在是很差,无论是以写手还是以其他身份,我都无法很好地待在饭圈里了。可能是比较任性吧……虽说现在这样偶尔上来刷刷凯源也没什么,但总觉得这样拖拖拉...

【原耽】联文背景

#未来都市异能

#设定部分来自魔法禁书目录

#与 @半分酒气  @三色猴的葡萄皮  @困难P  @末子叽  @虎牙明 一起联文,大背景相同,每个人的主角、主线都不同。


背景:

磁场变异现象的研究正遭遇瓶颈,能力者大脑的开发度却在日益提高,这样下去,能力者产生变异磁场的几率也就会大大提高,严重威胁到FCS的安全。


近100年来,关于能力者的科研发现愈来愈多,各式各样的能力也层出不穷。人们从最先的猜疑,到后来的信任乃至于对能力者身份的自豪,证明了这个世界的一 次巨大变革。...

【凯源/架空】《控梦师》

1、


王俊凯的梦境出现在凌晨一点三十五分,结束于凌晨三点二十六分,表梦境正常,里梦境拒绝进入,思维活跃程度评级c,距离苏醒还有65-68天。


“他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么?”


“不,实际上好多了。”


“那为什么……”


王源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摘下度数不高的眼睛,揉了揉太阳穴,“他的思维活跃程度在不断提高,但里梦境却一直拒绝进入。不过不用担心,等到他的思维活跃度再高一些,里梦境就会开启,到时他自然就会醒来了。”


男人闻言,松了一口气,“谢谢医师,您先去休息吧。”


王源却没有听...

【凯源/架空】《渝州记事》

1、


民国四年,大雪封城。


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小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贪嘴的小孩儿得了闲钱,立马买了串自己垂涎已久的糖葫芦,炫耀似的在小伙伴们面前慢慢嘬着。路旁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红,红灯笼,红对联,红鞭炮,就连当家女主人身上的袄子也是喜庆的艳红,硬是让素白的冬染上了春天的色彩。


“诶,我刚刚听说啊……”开面馆的刘老婆子往四周看了看,见没什么外人,悄声对她家媳妇儿说道,“川军总司令王大帅被指婚啦!”


“您哪儿听来的碎嘴话。”刘家媳妇虽是用着敬语,眉眼间却净是不相信的神色,“王大帅是何等人物,那可是鞑靼见了也要吓破胆的阎王爷,谁敢...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们把一个电子解剖,从几十分之一,到几千分之一,再到几百亿分之一,或者是比我的想象还要夸张的数字,我们会不会在其中发现一个宇宙,里面有无数个银河系,而另一种智慧生命正在寻找和他们一样的生命体。

同样,我们口中无数个光年所能跨越的距离,会不会也只是另一个世界的最小构成元素呢?

这个想法很有趣,每次我总能想到由此延伸出的诸多问题,然后陷入一次又一次的悖论。

这个世界,因为未知,所以美妙。你不知道你身上是否隐藏着一个宇宙,你也不知道今天停泊在你身上的尘埃,里面是否隐含着新的生机。从这个角度上说,每个人都是创世神。

但总有人喜欢自贬为蝼蚁,将目光聚焦在几纳米内,与真蝼蚁,或认...

【凯源/架空】《同行》

1.

我们的车队进入土耳其时,天已经很暗了。路边匆匆走过带着黑色头巾的女人,看样子是逊尼派教徒,但我们车轮碾压过的地方却是阿拉维族的居住地。

“这里安全吗?”浓眉大眼的混血迈尔斯·乔问司机。

司机抽了一口大烟,烟圈氤氲,像是升腾的战火,“安全,安全。”

事实上车上没有人相信司机的话,在他眼里,只要是他拉客人的地方就都是“安全”的。迈尔斯也未必问的真心实意,他多半只是想打破这该死的尴尬。

我们很快到了口岸,过了口岸就是我们的第一个落脚点,有人已经要提前下车了。

车队是东拼西凑的,和我同车的是迈尔斯、以及两个中国男人。我在中俄边境长大,生我的是俄罗斯人,养我的却是华夏人,...

【凯源/架空】《尘埃星球》

你们要相信,总有一个世界是因你们而存在的。

 

1、

 

去他妈的使命。

 

石教授走过长廊,曲折的过道像是杂食动物的肠道一样让他恶心。他的目光已经看到过道尽头的那个办公室,里面坐着几匹狼。

 

如果不是他们,自己现在应该在法国女郎怀里喝着红酒,而不是在实验室里盯着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的数据揉脑袋。

 

“是我。”打开门,“老伙计们,又有什么操蛋的任务了?”

 

办公室里摆放着一个圆形会议桌,坐在椅子上的众人已经习惯了石教授的粗鲁,连眉毛都不挑一下。

 

一个光头开口了,“把你叫回来是因为确实出了大...

1 / 9

© 春梦桑 | Powered by LOFTER